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m小說網 > 玄幻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螳螂捕蟬

萬古神帝 第三千七百七十九章 螳螂捕蟬

作者:飛天魚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1 14:39:38

-

邪皇地宮從海底升起,像是冇有重量一般,浮在血紅色的水麵,但散發出來的氣息磅礴浩蕩,驚動了姹界所有修士,無人不眺望向流蘇火海的方位。

所有大聖境界以上的邪修,立即上路,趕赴流蘇火海。

畢竟是天庭宇宙排名前十的大世界,高手如雲。

天地間的邪道規則,變得異常活躍,邪氣衝盈,血光籠罩整個大世界。站在宇宙中,遠遠望去,姹界宛若化為星空下的一個巨大血繭。

沸騰著的海麵上,密密麻麻的符紋印記,圍繞邪皇地宮飛行,形成刺耳的破風聲。

這些符紋印記,並非真實的符籙,而是受邪皇地宮中符道氣息的影響,自然凝聚而成。 慕容泰來身穿寬袖的青色道袍,腳踩藍色的祥雲神輝,手持神器“無垢拂塵”,兩鬢及腰,飄飄然若謫仙人。在他身後,乃是慕容家族的兩尊無量境強者,山

河神王和冰符神師。

邪皇地宮高達萬丈,比山嶽都更加巍峨,通體晶瑩,如同血玉鑄煉而成。

冰符神師激動不已,率先飛過去,身周有九道神符護體。

“嘭嘭!”

邪皇地宮外的符紋印記,如箭矢一般,接連不斷攻向冰符神師,皆被護體神符擊碎。

片刻後,冰符神師落到邪皇地宮外的廣場上,以強橫的精神力,撕開血符邪皇生前留下的場域空間,踩著沉重的腳步,一步步向上,走向宮殿的大門。

每一步落下,空間漣漪都在滌盪,許多禁製手段被破去。

山河神王略微皺眉,道:“泰來天,有些不對勁啊!就算無儘歲月過去,邪皇地宮的禁製被時間腐蝕,卻也不該這麼容易就被破去。” “冰符神師的精神力,達到八十七階,是慕容桓之下,慕容家族精神力和符道造詣最強的人物,我們應該對他有信心。”慕容泰來雙眼深沉如黑色幽潭,給人

不寒而栗之感。

山河神王想了想,也覺得自己多疑了!

走到邪皇地宮大門下的冰符神師,忽的,眼前一花,發現一道倩美絕塵的身影,徑直從身邊走過,先他一步推門而入。

“什麼人?”

冰符神師食指和中指之間,出現一道符籙,正欲出手,卻發現所有影像都消失。

宮門依舊緊閉,不見彆的任何修士。

唯有血玉一般的地上,有著一個淺淺的腳印。

“跨越時空,留下的影子!有人曾先一步進入了邪皇地宮?那道身影,似乎是……空印雪。”

冰符神師生出不好的預感,天下皆知,空印雪為了煉製雪域星海神軍,挖了不少強者的墓。

若邪皇地宮已經被她光顧過,帝符和血符邪皇的本體屍身,肯定已經被她取走。

冰符神師正欲將這個訊息告知慕容泰來和山河神王,驀地,一支光明神箭,以超過光速的速度,從邪皇地宮上方的雲層中憑空飛出,直向他而來。

太快了!

冰符神師在生出感應的瞬間,便將手中的符籙打出……

還是遲了!

光明神箭先那張符籙一步,進入冰符神師的精神力場域,將擋在前方的護體神符擊穿。

“噗嗤!”

光明神箭擊中冰符神師的胸口。

光明力量和箭道力量如火焰一般擴散,打得冰符神師的肉身直接爆開,血霧像一個血紅色的菸圈一般,重重拍在宮殿大門上,將本就不嚴實的大門撞開。

“嘩啦!”

密集的符籙,彙聚成了光河,從殿門中飛出。

這些符籙,像是擁有靈性智慧,立即遠離邪皇地宮,飛向姹界各地。

慕容泰來抬起頭,目光盯向天穹,望穿了厚厚的血紅色邪雲,厲吼一聲,手中的無垢拂塵,如劍一般劈出去。

“嘩!”

銀色的拂塵之須,不僅具有諸天級的神力,更釋放出足以打碎神魂的精神力攻擊。

這些拂塵之須,乃是不惑始祖的頭髮煉製而成。在不惑始祖巔峰時期,一根頭髮,就可斬殺神王神尊。 阿芙雅手持一柄丈長的水晶弓,腳踩一座白茫茫的風雪大陸,從血紅色的邪雲中降落而下。三百六十杆陣旗插在大陸的各個方位,釋放星河一般燦爛的陣法

銘紋。

青城雲揹負雙手,站在阿芙雅身旁。

剛纔,就是他使用流光之道,幫助阿芙雅射出了至強一箭。

箭,打破了光速規則,攜帶光明奧義,令冰符神師避無可避,一箭就被重創。

若射中的是神心,這一箭,就能讓他隕落。

“轟隆!”

無垢拂塵劈出的銀色光束,破開了姹界的空間,與風雪大陸對碰在一起。

風雪大陸上,一座座雪山轟然倒塌。神器的力量,透過陣法,傳到了陣內。

“好厲害,不愧是諸天!要拿下他,怕是不容易。”

青城雲看向阿芙雅,道:“始女王可有把握勝他?” 阿芙雅輕輕搖頭,道:“慕容泰來修為深厚,距離不滅無量隻有一步之遙,又持著無垢拂塵這樣的神器。一對一較量,我必敗無疑。想要從他手中奪取日晷和

邪皇地宮,得我們三人聯手才行。若你和克律薩還要隱藏實力,今日不戰也罷,本座對幽冥教主的火道奧義更感興趣。” 克律薩出現在風雪大陸斜上方,背上黑翼展開,道:“始女王太謙虛了!以你的始祖神魂和始祖手段,再加上風雪大陸神陣,絕對可以與慕容泰來一較高下。

“唰!”

克律薩化為一道黑色流光,無視慕容泰來和山河神王,飛向邪皇地宮。

“先奪邪皇地宮和日晷,我和希天再助你鎮壓幽冥教主。放心,我掌握有幽冥教主的一縷神魂,他逃不掉的!”

青城雲留下這話後,消失在風雪大陸上,速度超越光速,超越視覺分辨能力。

下一瞬,他出現到慕容泰來的右上方,打出天荒八技中的“天荒流光指”。

青城雲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在無量之下,就算不是第一,也能列入前三。

身法和天荒流光指結合後,自然是更勝一籌,擊穿慕容泰來的重重護體規則,直向他眉心而去。

眼看這一指,就要將慕容泰來的頭顱擊穿。

“嘭!”

青城雲被慕容泰來一掌拍飛,身體橫著重重撞擊在了邪皇地宮的廣場上,右臂、右肩塌陷,血肉模糊。

差距太大了!

“轟!”

慕容泰來一腳踩在青城雲倒地的位置,將他的殘影踩得爆開。

青城雲憑藉流光身法,狼狽至極的,逃到了廣場的邊緣,終於可以緩一口氣,因為慕容泰來攻伐向欲闖入邪皇地宮的克律薩。

“末日天輪!”

克律薩如同變成了黑洞一般,吞噬所有光、規則、熱量,整個流蘇火海,包括幽冥邪教所在的疆域,瞬間由白晝變成了黑夜。

無垢拂塵化為一道銀色月牙劈出去,撕開黑暗,打碎天輪。

一擊交鋒,克律薩倒飛而回,落到距離青城雲數十丈外的地方,胸口出現一道血淋淋的傷口,與背部貫穿。

青城雲的傷勢已恢複,盯向克律薩,心中震驚不已。

接住慕容泰來一擊,還能保持站立,克律薩的實力,在他之上。居然這麼強,這位三十萬年前的希天,到底是留下了多少殘魂?

慕容泰來站在邪皇地宮的宮門外,右手輕按左手的手腕,拂塵自然垂落,俯看階梯下方廣場上的二人,道:“就憑你們,也想與本天爭奪邪皇地宮?”

克律薩笑道:“可不止是邪皇地宮,還有日晷,你若將之交出,然後離開,今日方可活命。”

慕容泰來眼中戾氣大增,頭頂響起驚雷,無數電芒在他和宇宙中穿梭,星空中都有電光的尾巴。

青城雲喊出一道神音,道:“幽冥教主,還不趕緊啟動姹界的周天神陣,助我們鎮殺慕容泰來。他和慕容桓一樣,都是量組織成員,是天庭的叛徒。”

“好!”

千萬裡外,幽冥教主負手而立,傲如蒼鬆,站在赤潮崖上,臉上露出譏諷的笑意。

寶蓋神山中,幽冥邪教的千萬修士,在諸神的帶領下,齊齊釋放出邪氣,催動陣法,溝通地脈,融彙天勢。

一座座圓形的陣法呈現出來,一道道光柱沖天而起,以寶蓋神山為中心,向整個姹界蔓延。

但,並冇有立即攻向邪皇地宮,而是不斷在蓄力。

慕容泰來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主動攻向青城雲和克律薩,隻是數個回合,就將二人再次擊傷,打得墜入流蘇火海。緊接著,又撞穿空間,墜入虛無世界。

“轟隆!”

阿芙雅操控風雪大陸神陣,與慕容泰來對撞在一起,將其逼回真實世界。

青城雲和克律薩一左一右,從阿芙雅身後殺出,齊齊打出神通。

終於,慕容泰來落入下風。

在三人合擊之下,他隻能被動防禦。

戰鬥中,青城雲釋放出了神境世界。站在神境世界中的張若塵,極為困惑,暗道:“好奇怪,慕容泰來的實力,怎麼下滑了這麼多?”

張若塵曾和慕容泰來交過手。 雖然那一戰被五行觀主乾預,極為短暫,但張若塵十分真切的感受到慕容泰來修為深不可測。隻不過,他自持諸天的身份,且還是老輩先賢,所以打得束手

束腳,表麵上看,似乎張若塵能夠與他打得有來有回。

但自己明白自家事,當時的張若塵纔剛剛突破境界,哪怕使用了兩鼎,多半也不是他的對手。

此刻的慕容泰來,戰力下滑嚴重,甚至不如與張若塵交手的時候。

而且他的狀態和眼神,皆很不對勁,冇有了那種仙風道骨之感,戾氣很重。 徒有修為,風采儘失,神韻不存。這哪像當初那位讓張若塵視為大敵,讓龍主十分敬重的諸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